郑逸梅:读书是件快乐的事

发布者:谷爱国发布时间:2017-07-19浏览次数:13

  在我的一生中,从我开始识字起,书便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它们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读书和写书,成了我生活中的常规,成了我的必修课。在我看来,有书读,有书写,是人生一大幸事。世上有许多人不识一个字,一生没有读过一本书;也有的人,虽然识字,但几乎不读书,这些人究竟是怎么生活的呢?对我来说,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。


  我的生活离不开书。每天必读,而且读得广而杂,可以说是博览群书了。但我一直偏爱读旧体诗,特别是唐宋的诗,我很早就能背诵了,但我还是一有空就翻上几页读一读。古代诗人那精湛的诗句,巧妙的用词,以及优美的韵律,读后犹如品尝到一杯美酒,能使我忘掉生活中的不少烦恼,把分散的思想集中到写作中去。读旧体诗,更重要的还为我的写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。虽然我没有成为一个大诗人,但偏爱读诗,还使我结识了许多近代的大诗人,如诗人柳亚子、朱大可等。这些朋友为我的写作提供了许多珍贵的素材。除了爱旧体诗外,我还爱读历史书。我收藏了许多有关历史的书。我读书的方法与一般人似乎不尽相同,不做札记,也不做卡片,全凭着自己的记忆,把重要的,或感兴趣的记住。要记住这些历史上的大小事件,人物的一些细节,就得经常地翻阅读过的书,并随时加以整理,使它们在记忆上烙下印记,并及时地在写作中应用上。这样自己写文章时就更有说服力,更有知识性和趣味性了。读历史,也是我自身修养的必要,从历史中,我看到历代杰出的文人都是爱国的,敢于揭露社会的不公正,为广大劳动人民写作的。他们那为真理而奋斗的精神曾深深地鼓励着我去伸张正义。


  读书是我生活的一部分,休息时,翻翻书,读读报,也是我每天生活中不可少的内容。当我读书或写作累时,我就会随手翻阅一些杂书。在翻阅的过程中,我便明白,哪些书需要认真读一下的。哪些只需略略看一下就行了,哪些内容将来可能有用的。这样我以很短的时间,把一下子来不及看的书分了类,并把它们放在一定的位置上,用时就能随时找到。


  词典也是我几乎每天要翻阅的书籍之一。我特别地爱买词典,它们是我不出门就能请到的“老师”。这些词典受到我优厚的待遇。我书架上再挤,也不会把它们放在地上。我特地买了一架大的玻璃书橱,我把词典一本本地,十分整齐地排列在架子上。我先后买下了日本出的40本的《汉语大词典》,我国出的《辞海》、《辞源》、《中华大字典》、《辞通》、《美术字词典》、《中国人名大词典》等,整整地放满了一书架。它们成了我阅读、写作的最得力助手。


  读书、看报、写书,每天,我与书本之间这样不可分离的关系,真可谓是,“不可一日无此君”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