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:我们身边的“非处方药”

发布者:谷爱国发布时间:2017-08-30浏览次数:13

李梦琳


     人身体生病了要医病,要吃药,才能保证各项功能恢复正常。而有些医学药物解决不了的不治  之症”,书却是救命良方。刘向说:“书犹药也,善读之可以医愚”,而我觉得培根的说法更具    体:ability,ornament,delight,我的理解是读书可以治贫、治丑、治悲。

  

    读书最“功利”的收获就是知识。读过就至少了解,而不读也不可能凭空得到收获。读过小说,至少有情节的铺陈,而不读,就只剩下对故事的臆想和捏造了;读过教材,至少有了对许多概念的初步印象,而不读,它们就只是躺在书本里等你的陌生人;读过学术著作,至少也有与专业名词的邂逅,对前沿事态的洞察,而不读,也就注定只能是门外汉,对专业一无所知。所以说,知识是我们最直接的收获。而培根又说过“知识就是力量”,如果把他的这句名言和《论读书》结合起来,那么“力量”也就对应“ability”,实际上知识就赋予我们一种能力,一种技艺,一种才华。于大多数学生而言,通过读书来谋一个有希望的未来也是最稳妥的方式。所以,现实一点来说,读书这味药最直接的功效便是治贫了。


    歌德说“思考比了解更有趣”,如果读书的时候有思考,那就是锦上添花了。读书的美化作用是不可小觑的,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也绝非是夸张。美不只是在外表,外表可以轻易修饰,而内在的气韵却往往很难改变,就像是人的性格,一旦定性往往伴随一生。只知死读的人往往木讷,一味思考的人常常狡黠,亦读亦思之人睿智且有灵气。亦读亦思,于读书是锦上添花,于人更是锦上添花。这让我一下想到了在“诗词大会”上一鸣惊人的武亦姝,她这种气韵是无以复加的,饱含内敛的自信,颇有气场,很难想象这是一个高中生,我想书必定是她的法宝,使她有了如此积淀。


    相由心生,内在美必然会影响外在美,由内而外的美更令人着迷。好看的皮囊不过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却万里挑一,所以说读书又是治丑的良方,养颜的秘方。


    幸福总是相似的,而来自心底的悲总是各有不同。王小波说“人的一切痛苦,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”,我只能说他太毒,一下看穿了所有人,且说得不留一丝情面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伤,所谓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”也是这个道理,但是太过于纠结这些琐碎的、无意义的悲伤,人只会陷在里面无法自拔,所以我们都应该快乐起来。一本恰巧出现的书,有时候就像一个及时的倾诉者,你读的是它,但轻松的是你自己。有时在书里暂时忘记了现实的苦痛,收获了许多前行的力量,再回到现实,又是新的开始。《菜根谭》里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”不知是多少人的箴言,而这种超然又要靠多少积淀呢?哪来那么多无为的岁月静好,不过见多识广而已。多一些书,多一些积累,多一些能力,就会少一些无能,少一些愤怒,自然也就少一些痛苦。


   我不知道培根把“delight”放在最前面是想凸显它的重要还是认为它比较直接。但我觉得作为“药”来讲,这是最让人舒服的功效,也最重要,“枕上诗书闲处好,门前风景雨来佳”仿佛也是这个道理。还有什么比让人愉悦更动人的药效呢?我想假使真的有让人快乐的药物,恐怕早已经断货了!而书这样容易得到,又能治悲,何乐不为?


   书能治贫,治丑,治悲,功效强大,却实在容易得到,所以说是我们身边的非处方药。不必跑去仙山求医问药,不必清修苦炼妄求点化,甚至不需要一纸处方,只要有书的地方就是诊疗室,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。而每一本书就是一味非处方药,我们有足够的自由、有足够的时间空间去治愈自己,填补思想里的孤独,充实灵魂深处的空虚。


   而这味药又并不那么容易吃,“读书时不可存心诘难作者,不可尽信书上所言,亦不可只为寻章摘句,而应推敲细思”,想要医好病还是要动动脑子的。既要有虚心求教的态度,又不能尽信书,既不能囫囵吞枣,又不可断章取义,即便是非处方药也不是能乱吃的,还要定时定量,看自己的“病情”。要始终记得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药是如此,书当然也是如此。


    就像歌里唱的,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”。也许你正被生活拍打着,也许是时代太聒噪,每个人都烙着浮躁的胎记,每个人都有着不痛不痒的小毛病,但别忘记那藏在书里的诗意啊!愿你的不顺有路可寻,愿你的浮躁有药可医,愿你的小病小痛都能在身边找到那剂能缓解的“非处方药”。